第4536章 神秘的女秘书!(1 / 2)

总体来说,苏锐觉得,以现在这利莫里亚所表现出来的调性,他们比亚特兰蒂斯差上太多了。

如果这个所谓的文明家族一直用这样的方法来和太阳神殿相对抗的话,那么苏锐还真不觉得他们能够翻出多大的浪花。

斯里番少将在一旁看得都呆住了。

他现在真的认为,苏锐只用一根小拇指就能戳死他!

“是不是终于意识到自己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纳斯里特呵呵冷笑:“斯里番,你记住,你欠我的人情,也欠苏锐一条命!”

斯里番的面色不太好看,但还是点了点头。

之前他还想着要杀了苏锐这个侮辱米国海军将领的家伙,但是人家一转脸就救了他,这让斯里番的心情十分复杂。

一码归一码,至少,斯里番不是蠢货,虽然之前被妒火冲昏了头脑,但是基本的是非黑白他还是明白的。这位海军少将以后大概是不会和苏锐对着干了,那种行为简直和找死没什两样。

“不要和华夏人作对,你相信我,总没错的。”纳斯里特看了斯里番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其实,纳斯里特在这方面确实是前车之鉴了,当年的眼高于顶,弄得总统阿诺德都有些下不来台。

“我知道了。”斯里番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说道:“刚才的事情,谢谢了。”

这是他的第二遍道谢。

回想刚刚的经历,简直每一秒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着,斯里番真的不想再感受第二遍了。

纳斯里特看着苏锐的背影,说道:“所以,有些时候,你该低头得低头,否则的话,你早晚得死在战场上面。”

斯里番没吭声,不知道又想到了些什么。

纳斯里特的语气也没那么讥讽了,他平静地说道:“斯里番,我再劝你一句,接下来和华夏海军的合作,你别再冒出什么小心思了,全力配合,还能好好活下去。”

斯里番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凛然的味道:“这次的事情,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对吗?”

“两股飓风碰撞在一起,哪怕你站在边缘,也能被风力活活绞死的。”纳斯里特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一句话里流露出的信息量真的很大,让斯里番那鼻青脸肿的脸上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了。

“活下去,最重要。”斯里番攥了攥拳头,说道。

…………

“听到我的话了吗?”苏锐看着卡洛弗尔,目光之中满是凌厉之意:“当然,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苏锐说着,四棱军刺直接从手边弹出来,刺穿了卡洛弗尔的另外一侧肩膀!

后者再度发出了一声惨叫!

“如果不配合的话,你的结果可能真的会挺惨的。”苏锐说道:“我会把你钉在这里,直到死。”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凛冽的味道,卡洛弗尔也丝毫没有怀疑苏锐的话,他不敢再耍什么小聪明了。

“通话记录排在最上面的一个人,就是我的上级。”卡洛弗尔说道。

“很好,既然你这么配合,我就会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苏锐直接拨通了号码。

“卡洛弗尔,事情搞定了吗?那个斯里番少将,对于我们搞垮阿波罗来说至关重要,在这件事情上,千万不要失手。”电话那边直接说道,甚至压根没想到打电话过来的可能不是卡洛弗尔,这大意的程度也真是让苏锐有些无语。

从和利莫里亚仅有的几次交手经历来看,苏锐真的觉得这个家族挺好对付的,甚至是……有些不太入流。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如果说亚特兰蒂斯时时刻刻给人带来一种王公贵族的高贵感,那么这个利莫里亚就是坐井观天的那只青蛙,明明没见过什么世面,还觉得自己厉害的不得了。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苏锐并没有回答,沉默了十几秒钟。

“卡洛弗尔,你怎么不讲话?你变成哑巴了吗?”电话那边的人仍旧没想到卡洛弗尔会失败,他的怒火明显涌上来了,骂道:“你最近的表现实在太让我不满意了!你必须记得,我富迪兰斯是利莫里亚的亲王级人物,是整个家族的执法队队长,说不定未来族长都是我,你现在敢对我阳奉阴违,信不信我在当上族长之后……”

苏锐终究是觉得有点听不下去了,对面那自大的话语,就像是个穿着皇帝新装的小丑,在不知廉耻的表演。

“他失败了。”苏锐打断了那边的话,说道。

“你是谁?”电话那边问道。

“富迪兰斯,对吗?”苏锐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利莫里亚的执法队队长。”

“你到底是谁?卡洛弗尔又在哪里?”

“我是阿波罗。”苏锐微笑着说了一句:“是你们最想对付的阿波罗。”

这句话让电话那边陷入了十几秒钟的沉默。

“为什么不讲话了呢?”苏锐冷笑着说道:“要不,我们约个地方,见上一面,喝杯咖啡,怎么样?”

“阿波罗,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富迪兰斯怒吼道:“你把卡洛弗尔怎么样了?”

“卡洛弗尔已经死了,对了,忘了告诉你。”苏锐笑了笑,说道:“你们埋伏在附近的人,都被我干掉了。”

事实上,卡洛弗尔并没有死,但是,苏锐必须要给对方造成一个假象。

他在赌,赌这利莫里亚的家族执法队队长会继续大意轻敌——苏锐要利用彼此的信息不对称,趁机挖个坑,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在听到苏锐说出这个消息之后,电话那边几乎要疯掉了,大吼大叫了一通,苏锐压根没听清到底在咆哮些什么。

“如果你们要找我的麻烦,尽管来,我的地址是弗兰顿市马丁大道五十六号。”苏锐淡淡地说道:“利莫里亚家族的精锐战力们,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听了这句话,站在几米开外的纳斯里特表情凝固了一下,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苏锐所说的地址,正是三角洲部队的驻地所在!

这是要把利莫里亚的家族精锐往三角洲的大本营引啊!

在短暂的凝固过后,纳斯里特的表情开始精彩了起来。

随后,他走到苏锐的正面,无声地竖起了中指,表达自己的抗议。

斯里番站在不远处,安静地看着此景,忽然觉得有些羡慕。

是的,他很羡慕苏锐和纳斯

里特的感情,而心中对苏锐的憎恨,也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斯里番是极为理智的,毕竟,像苏锐这么恐怖的男人,为何要站在他的对立面呢?自己之前的做法,简直傻逼到了极点!

“我把地方告诉你了,至于来不来,就是你的问题了。”苏锐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低声说道:“富迪兰斯,执法队队长?有点意思。”

而这个时候的卡洛弗尔已经被两名三角洲部队的战士给架了起来。

苏锐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判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卡洛弗尔的真正身份,就是利莫里亚家族执法队的副队长之一了。

现在看来,利莫里亚家族执法队的战力水平,比亚特兰蒂斯是要低上一截的,黄金家族传承如此稳定,发展的那么好,不是没有道理的。

苏锐之所以留了卡洛弗尔一命,是因为能够从此人的身上掏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有很多事情的解决方案都比我想象中要简单一些。”纳斯里特闷声闷气地说道:“因为我没那么无耻。”

“喂,你之前还口口声声的说我是三角洲部队的教官,我的事情,就是三角洲的事情。”苏锐哈哈一笑,显得心情不错,他重重地拍了拍纳斯里特的肩膀,说道:“怎么了,现在就要反悔了吗?”

“不,我只是被你的无耻程度震惊了一下而已,但是……我和三角洲部队,还是会好好配合你的。”纳斯里特说道。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上。

三角洲部队的战士们已经前往那一座被炸塌的小楼清理现场了,而此时,军师那黑色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苏锐当然是知道军师来米国的,只是,他对后者忽然出手,有些意外。

按照常理来说,军师本不必在此时现身。

这个后知后觉的榆木疙瘩自然不明白,军师之所以提前站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是无法压抑的……咳嗽与爱。

…………

苏锐离开了,临走之前,没有跟斯里番说任何一句话,甚至都没有和对方有过眼神的交流。

他并没有趁机耀武扬威,或者说是狠狠打击嘲讽对方一番,双方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苏锐对于这样的报复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可苏锐越是这样,越是会让斯里番感觉到挫败,并且更加真切地认清现实。

“你现在应该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身体。”纳斯里特看了看斯里番:“不然,说不定过几天,你就死掉了。”

“谢谢。”斯里番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他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副手打了个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在外面执行任务,对于和华夏海军联建实验室的事情,你必须给我盯紧了,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池!不许给华夏方面造成任何的麻烦,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斯里番用很严厉的语气说道。

有些时候,你不把他给打疼了,他就没法摆正自己的位置。